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大清同治粉彩瓷器 >> 正文

【军警杯★小说】心结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欣然呆坐在电脑边,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电脑屏幕上的对话框。那是好友静兰发来的。

有诚的消息了,他给我发了短消息,告诉了我他的新的QQ号,要我加他。

欣然又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了一遍,心涌过一丝愤恨还有莫名的嫉妒。

为什么诚只加了静兰为好友,而不加我呢?他没有我的手机号,但他知道我的QQ名称,可以发信息给我啊。

三年前的事就像在欣然的眼前刚刚发生一样,依然那样清晰。诚,静兰和欣然共同的QQ好友,曾经在一个群里。当时的他们和其他的群友好的不得了,简直亲如一家。一起聊天,一起游戏,一起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诚是那种很善解人意的人,欣然觉得自己非常喜欢和他聊天。在慢慢的交往中,欣然觉得自己好像对诚有了不同寻常的感情,无时不刻的总想起和诚在一起的情景。理智的欣然慧剑一挥,义无反顾的斩断了自己不该有的“情丝”。

后来,群散了,大伙也分道扬镳了。欣然加了几个要好的群友作为自己的好友,其中包括静兰和诚。最初诚和欣然断断续续的还有交往,后来,不知是工作忙或是其他原因,诚就很少上线了,到后来,诚就完全从网上也从欣然的视野消失了。并且一去就是三年。

欣然有小小的遗憾,毕竟他们曾开心无拘无束的聊过,她在乎他们之间的友情。诚消失了,欣然也失去了一个可以真正能够倾诉的友人。欣然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其实她并不知道诚的想法,或许只是她单方面的感念而已。

此时欣然看着电脑屏幕的字,顿时各种滋味排山倒海样的一起涌上心头。

几个月前,欣然和静兰在网上遇见了,欣然的内心深处还是有点惦记着诚,她旁敲侧击的向静兰打听着,望得到诚的消息。无比放松和自以为已将一切情感包袱卸下的欣然,对静兰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秘密。

我曾暗中喜欢过诚,并且因为他而写了几篇日记。欣然把文章的地址发给了静兰。

马上,静兰回复了,她说她也曾喜欢过诚,并且曾到过诚工作的地方。

静兰也喜欢过诚!这个欣然倒从没想到过。以前欣然总是把静兰和另一个群友联想在一起,没想静兰喜欢的也是诚。但既然诚已不存在,两个女人背后谈论一个曾经共同相识又心慕而现在又不复存在的网友,就多了几分无所顾忌感和开心。

欣然说诚成熟稳重。

静兰认为诚英俊潇洒,是个小白脸。

嘻嘻哈哈中,两个女人在网上笑成了一团。最后,欣然说,

诚是个胆小鬼,躲着不敢出来,他怕我们。然后是两个人的开怀大笑。

现在三个月不到,诚出现了,而且加了静兰而没有加自己。

静兰还告诉欣然,诚原来的号早没用了,他换了新号。

换了新号,就马上发信息告诉静兰,他们之间的关系确实不寻常啊。可笑自己当初把自己的心里话都告诉了静兰,写的关于诚的日记也发过去了。

欣然的心有一丝嫉妒更有懊恼。她怪着自己也怨恨着诚。为什么独独发给静兰而不发给我呢?是啊,静兰多年轻,他们两个更相配,哪像自己……都怪自己太自作多情、又自作聪明。

但是转念一想,诚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啊。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呢?

欣然记起有一次把刚写好的一篇文章发给了诚,那是网站主编要欣然写的一篇读后感。欣然写后颇觉得意,只是想给他看看而已。或许里面的文字太敏感,又或许自己平素胆太大或太自以为是?

欣然想不清楚。

欣然知道,只要自己简单的一句话,诚的新的QQ号就可以到手,但是,这样做有什么意思呢?他不想告诉自己,她又何必厚脸皮自找没趣。

过去的那点情谊那点好感在欣然的心里正一点点的减少。她依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她在乎那份友情,而他已淡漠。难道自己无意中伤害到他家庭的和睦了吗?难道他确实根本就没在乎过我这个网友?

欣然想起过去自己的所作所为,她的心又隐隐的疼起来,泪水渐渐模糊了她的眼睛。都怪自己当时太傻,太单纯。

欣然记起,因为诚的名字里有个“锦“字,自己就开始异常的喜欢这个字起来。古诗词里所有含有“锦”诗句她都收集了,现实的生活里,只要谁的名字里含有这个字,她也会觉得非常美妙,而更加觉得“锦”真是个华丽贵气、庄重而美丽的字眼。她甚至曾动了要写一篇“锦’字趣谈的文章。

欣然还记得,她第一次接触一个文学网站的时候,第一个把网站的地址和自己文集的链接发给了诚。有一次看一个作者的文章,作者的名字里也有一个“锦’字,她都激动地怀疑是不是诚也跟着她来到了网站,这是他的文字。

欣然还记得,她建了第一个写手群后,她第一个把诚从自己众多好友中加入到群中。而他那时已久没露面,他也根本不写什么网络文字。

那次,欣然生病了,无聊寂寞里欣然写了日记聊以自慰,日记中她回忆了和诚曾经的友谊。后来她的男友发现了,他是那样的不舒服和痛苦,而她自己又经受了怎样的情感的煎熬和折磨。他们之间发生了怎样的轩然大波……

所有所有的这些都是这样的不堪回首。

欣然的双眸迷茫了,她想她实在没有任何理由永久的想着诚,把他当做朋友。

欣然依然坐在桌边,她静静回想着对这个曾经的网友诚的前尘往事。这两三年来,他好像一直居于自己内心的某一角。就在前几天的游戏中,欣然还在幻想着,这对面的这个人性情稳重,分也高,莫非是诚?直到看了资料,才发觉不是。

这是网恋吗?欣然马上断然否决了。是友情吗?没有友情的芬芳。或许曾经有过,但随着时光的变迁,一切已面目全非。

放下手中的水杯,欣然站立在桌边。静兰的头像仍在闪烁,她正等着欣然的回复。欣然发出一个微笑的表情。此时她觉得自己已无话可说了。

欣然的脑海出现曾读过的一句诗:

前尘往事,是浮在流水的落叶,

载着日子,继续漂流。

欣然倒希望,落叶下沉腐烂,永远堕入泥土里。理理额前刘海,欣然抬眼望着窗外的秋色,秋色正浓。“秋日私语’正叮咚想起。欣然似看到一泓清泉正凌空飞过,晶亮莹澈的水滴也荡涤了她的心。

欣然意识到,这段所谓的情,其实在她的心里根本没什么分量,她只是活在自己定格的几年前的虚幻里,也有自己想象出来的美丽。

旋律已是“星空”,清新飘逸的钢琴曲中,欣然又仿佛置身美丽辽远的星空世界,那里有很多瑰丽的珍宝,正熠熠闪光,清新美好,高雅脱俗。那才是她最欣赏的最爱。

心中似有块垒在慢慢消散,欣然向静兰发出了一个拥抱的表情,随即,静兰发来一张紧握的双手,欣然马上也发出了紧握的手。两个女人的手紧紧的、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癫痫单药治疗原则
病人癫痫发作时该怎么办
关于癫痫紧急求助

友情链接:

公道合理网 | 春奈有美 | 芭比之美人鱼传说 | 大清同治粉彩瓷器 | 平板电脑看图软件 | 茅山后裔结局 | 你不像她南拳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