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身份证大全 >> 正文

生命最后30天,英雄们生死大逃杀 第41发

日期:2019-1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生命最后30天,英雄们生死大逃杀 第41发

“对了。”
凯特琳看了看奥利安娜,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奥莉安娜也是来自皮尔特沃夫的吗?”
“嗯。”
“那为什么我没有见过呢,皮尔特沃夫里的居民,暂住,出境,都是在警局里办理手续的,可是,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奥利安娜。”
“按照规定,机器人如果要在皮城停落一段时间或者长久安置,就必须要去办理许可证,每个机器人都会有一个ID的编码,不知道你有没有。”
洛阳哪家医院能治母猪疯95996px;background-color:#28272a;" />奥莉安娜摇摇头。
“那很奇怪啊。。”凯特琳微微的皱了皱眉。
“那是违法的,发明出你的人不知道这个触犯了皮城的法规了么。”
记忆芯片发出警告。
奥莉安娜想说,却被强行的阻止了。
“怎么不说话?”凯特琳看着呆呆的奥利安娜,问道。
“要..被销毁么..”奥利安娜断断续续的发出声来。
“不会,你误会了,如果你不想说的话,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啦..这里不属于皮尔特沃夫,不是么。”

“谢谢。”
“干嘛谢我,我又没有做什么啊。”凯特琳走过去握住奥利安娜的手。
“你很特别,奥利安娜,也许你不该是一个机器人,从这几天和你的相处,我发现,你是一个很善良的人。”
“善良...”
“或许是你的机体原本的设定,但是我相信,这是发自你的初衷。”
奥利安娜看着凯特琳,静静,良久。
“我回来了。”
远处,杰斯带着采摘来的食物走了过来。
“真快。”凯利特笑了笑,放开了奥利安娜的手,向杰斯跑去。
“让我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哇,有很多我喜欢吃的水果啊,辛苦你了。”
“呵呵,能为治安官效劳,是我的荣幸。”
看着亲昵的两人,奥利安娜没有说话,她站了起来,对远处放哨的魔偶发出感应,那魔偶慢慢移动到了她的身边。
“人...机器人..”
她望着魔偶,抬起自己的手。
是那铁皮包裹和螺丝固定的手,冰冷。

一汪清澈的泉水边。
黛安娜抽泣着,她坐在那角落里,一旁,是打着呼噜的格雷福斯。
她受的委屈可够多了。
先是被那男人扯着头发,扔到角落里,当她想要偷偷离开时,就会被那男人又一次扯住头发向后狠狠的拉。
这样真的很痛。
她有些渴了,擦擦脸上的泪,爬到泉水边捧起水,小口小口的喝着。
“没烟啊!!活不下去了!”
身后传来的抱怨声,禁不住让黛安娜吓了一跳,她被水呛到,连声的咳嗽。
格雷福斯抓抓头发,有些歇斯底里。
“哪怕现在给我来几根假烟都行啊。”
“卡萨丁,有烟吗?”
他朝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虚空行者喊道。
卡萨丁没理他。
“小妞!”
黛安娜听似乎是那男人在叫他,她转过身去,有些哆嗦。
“你带烟了吗?”
黛安娜摇摇头,她根本不明白格雷福斯所说的是什么。
“一帮穷光蛋,连烟都买不起,再这么下去,我就要抽子弹了。”格雷福斯哼了哼,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红色的果实,放进嘴里嚼。

现在是中午。
卡特琳娜走在后面,她看了看前面的泰隆。
“没有脚印,他们是如何离开的。”
“魔法么...这些人都是倒是走运的很。”泰隆轻声道。
他转身。
“小姐,也许盖伦..”
“不管怎么样,哪怕他死了,我也要找到他的尸体。”卡特琳娜别过头去。
“他们毕竟是德玛西亚的人,就算是找到,我们也不可能与他们为伍。”
“住嘴。”
卡特琳娜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你只是一个家臣,如何选择,是我的事。”
“属下该死。”
“到了前面的树林,你再去四周寻找一下。”卡特琳娜对泰隆说道。
“是。”

“能感觉到,水波流动发出的欢愉声。”
那水面的一块岩石上,坐着一个脱俗的女子,但是,她的下身,却是一条鱼尾。
“可惜,为什么只能留在这里。”她眼神有些黯淡。
“我想去另外地方看看,看看这个岛的样子...”
她叹了口气,跳入了河流之中。
那阳光透下来,照射入了水中,波光粼粼。
她一直向下游着,偶尔,会有一些泡泡漂浮上来,灵活的鱼尾上下摆荡。
越往下,光线便愈暗了下来。
她停下来,拿出手中的那珍珠环绕的腕,取下。
面前,一颗发着光亮的水珠显现了出来。
那女子望着水珠之中的东西,眼神中,似乎是恐惧和忌惮给填满了。
一只手握宽斧的鳄人,闭着眼睛,被那水珠封印。
“他到底是什么..我这么做,是对,还是错..谁能帮帮我呢..”
女人收起水珠,心里想着,眼神忧郁的,向水面上游去。

过了中午。
稍作了休息。
盖伦揉了揉肩膀,呼出一口气来。
“差不多可以走了。”塔里克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势后,对盖伦说道。
“谢谢。”
塔里克微微笑了笑。
“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
盖伦站了起来,远处,嘉文与赵信慢慢的朝这里走了过来。
“殿下..”盖伦咬牙,吃力的站起。
“不用拘礼。”嘉文过去扶了扶他。
“你的伤好的很快。”
“你应该对塔里克心存感激,如果不是他,你的伤也不会愈合的这么快。”嘉文身后的赵信对盖伦点了点头。
“你可以去走走,不过,不用太勉强自己。”塔里克对盖伦说道。
盖伦又道了谢,这时,他想起什么。
“拉克丝她...”
“她现在已经醒了,不过,她没你那么幸运。”赵信叹了口气。

“她怎么了。”
“拉克丝伤势比你严重,而且,她没有你那么坚强的体魄,恢复的,也比你慢。”
“她在哪里。”
盖伦还是有些不放心,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在那边的草丛,波比和希瓦娜在照看她。”
“我去看看她。”
盖伦说着,便向着塔里克所指的方向走去。
“希瓦娜..不用的...”
“不用这样...”
拉克丝脸色有些苍白,她看着面前的希瓦娜,虚弱道。
“为什么不用。”希瓦娜瞪了她一眼。
“你是病人,而且,陛下也再三嘱咐,要我照顾你,所以,还是乖乖躺好。”
她朝身后招招手。
那金发的女孩看见手势,连忙将那盘切好的水果端了过来。
“不用喂我吃...”
“不行,你现在这个样子,连手都抬不起来,怎么还这么倔强。”希瓦娜接过那盘水果。

“快点吃。” 希瓦娜拿着一块切好的水果放到了拉克丝的嘴边。 “啊...” 她张开嘴,摆出一副张口的样子给拉克丝看。 “不用...” “吃一点吧,难为我切了好长时间的。” 一旁的波比有些看不下去。 “明明是哪个不害臊的人跑到我这里过来求我切什么水果...” “不用说出来啦。” 拉克丝忍不住笑了笑,虚弱憔悴的脸上多了一丝血色。 “好了,我吃就是了...” “这才对。”希瓦娜微笑着把那果块放入拉克丝嘴里。 看着她轻轻咀嚼,希瓦娜也拿了一块,喂了一旁的小女孩一口。 几个女孩看着拉克丝,嘻嘻笑笑。 小女孩看着拉克丝,脸上,挂着那纯真无邪的笑容,特别美丽。

“拉克丝。” 盖伦从草丛外吃力的走进来。 “哥哥..”拉克丝吃了一惊。 “咦。”希瓦娜站了起来,走过去锤了锤盖伦的胸。 “这么快,就能跑能跳的了,很不错嘛。” “咳咳咳。”盖伦一个踉跄,被锤的后退了好几步。 “不..不好意思。”希瓦娜连忙跑过去拉住他。 “我还以为你伤好了..” “没事。” 盖伦摇摇头,希瓦娜扶着他走到了躺着的拉克丝面前。 他俯下身。 “没事吧。” “嗯...” 拉克丝看着自己的哥哥,眼眶有些湿润。 “看到哥哥没事..我好开心..” “笨蛋。”盖伦笑了笑,抚了抚那金发女郎的发梢。 “要是你出了事,就算是哥哥死一万次,都弥补不了,父亲和母亲如果能看到,一定会很开心的。” “我们还活着..活下来了..哥哥..” 拉克丝忍不住泪水流淌过苍白脸颊。 “嗯..活下来了..”

维克托看着屏幕上显示的红点。 “有人进入了检测范围。” 他在控制台前输入了代码,将红点上的探测器打开。 屏幕前的影像显现了出来。 一旁那摆动着纤细傲人的长腿,如媚的女人忽然眼神变得有些意味起来。 她冷冷的哼了一声,从躺椅上站了起来,向着门口走去。 “伊莉丝,你去哪。” 伊莉丝转身,看了维克托一眼,虽是冷艳,却又有让男人感到痴狂的极度妩媚。 “去散散心。” 她看了看那被监禁在透明囚室之中的蒙多,轻轻伸出粉润的舌尖,作出挑逗般的舔舐。 “蒙多讨厌蜘蛛!” 见蒙多砸起透明玻璃而气急败坏的样子,她呵呵的娇笑起来,走出了控制室。

伊莉丝走出了控制室,来到了地面。 她冷冷的望着那远处,向前走去。 “真是有很长时间没有打过招呼了。”伊莉丝说道。 她跨过一片灌木丛。 面前,是一个身着银色盔甲的魔王。 “死亡之子莫德凯撒,还有..幽魂骑士赫卡里姆,伊芙琳也在么..真是巧的可以啊。”伊莉丝冷哼道。 “伊莉丝,难为你还记得我们。” 莫德凯撒哼了哼。 “不知有多少年了,伊莉丝,你还是一副小女人的姿态啊。” 幽魂的半人马,紧随在莫德凯撒的身后,伊芙琳与玛尔扎哈站在那半人马的一旁。 “还在信奉那只巨大的亡灵蜘蛛么,为它提供灵魂力量,为了换取永葆青春的能力。” 莫德凯撒伸出手。 “那还不如臣服于我,至少,我不会让你跑去瓦洛兰当一个伪善者,那只蜘蛛,在暗影岛上,让我觉得碍眼的很,迟早我会吞噬它。” “说够了么,我亲爱的死亡之子。” “话多了点,不要太介意了。”莫德凯撒发出金属般冰冷的笑声,把手收了回去。

“伊莉丝,和我们一起走吧,找出离开这个岛屿的路,回到暗影岛去。” 伊芙琳走上前对面前的女人说道。 “伊芙琳..你觉得,我会和那两个喜怒无常的恶魔同行么。”伊莉丝笑了笑,这时,她像是看到了什么,一把抓住伊芙琳的手臂,翻转。 一个灵魂的印记,显现在伊芙琳的手臂上。 “灵魂契约?”伊莉丝皱了皱眉。 “你和莫德凯撒订契约了?” “嗯。” “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因为一个我爱着的男人。”伊芙琳的眼神黯淡下去。 “愚蠢!”伊莉丝放开了伊芙琳的手。 “为了男人?伊芙琳,你太天真了。”

“我不天真,这是我决定的,我不会后悔。” “就算你是对的,可是你为什么要与莫德凯撒订契约,他是个毫无诚信的欺诈者,他不可相信。” “呵,伊莉丝。”莫德凯撒向前走了一步。 “真是新鲜,比起你去欺骗那些无知的人类,将他们送往那蜘蛛的腹中,我这算是小巫见大巫了吧。” 这时,维克托从那灌木丛里走了出来。 “这里居然还有一个没有灵魂的家伙,真有趣。”莫德凯撒打量了维克托一番。 “你们也属于暗影岛么。”维克托面对那气势威严肃杀的魔王,却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机械光脑的快速运作着。 “虽然我对暗影岛的家伙们没有什么好感。”维克托看了看那半人马,又看了看马尔扎哈,在几人面前来回打量。

无人的实验室。 蒙多砸了几下玻璃,吐了吐舌头。 “讨厌玻璃,蒙多讨厌玻璃!” 这时,蒙多感到有些累了,他坐在地上。 一晚上都看见维克托坐在控制台前,不知道在做什么,蒙多恨透了这个古怪的家伙,所以他一个晚上都在吵个不停,但是,那个维克托似乎并没有什么反应。 还有那个喜欢玩和蜘蛛一起玩的女人,老是取笑蒙多,蒙多很生气,他想,如果可以逃出这个牢笼,他一定要狠狠的欺负那个臭女人一顿。 他拿出一个针筒,插在自己的肩膀上,针筒里的绿色药剂打入了蒙多的体内。 “蒙多要睡觉。” 他躺了下来,闭上眼睛打起呼噜。 一声警告从控制台传出。 这时,他抬起头,看到了那屏幕上的红色字体。 警告,电力不足,请适时补充。

“你想说什么?” “我希望和暗影岛合作。” 伊莉丝诧异的看了看身边的维克托一眼。 “合作?呵呵,我倒是想听听,你是怎么想的。”莫德凯撒来了兴趣。 “我的研究已经有了初步的成果,如果你们能够选择加入到我的队伍里,保护我的实验室资料不被其他生存者销毁,研究完成之后,我相信我们都可以离开这里。” “研究?你知道些什么?”莫德凯撒追问。 伊莉丝瞪了维克托一眼,但维克托却没有去理睬她。 “我在研究这个岛屿的能量物质,只要分析出这股能量的构造,我就可以得到这个岛屿的数据,也就可以找到使用这股力量的背后主使。” “但是实验室的防卫太过薄弱,恐怕仅凭伊莉丝,我但是有所担心,你们虽然是都来自暗影岛这个令人讨厌的地方,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所以,也要不同对待。”

莫德凯撒听完,看了看身后的赫卡里姆。 “听起来倒是不错,赫卡里姆,你认为呢,比起漫无目的乱跑,倒不如找个地方好好休息。” “我没什么意见。”赫卡里姆说着,挥动了一下长斧。 “等等。”伊芙琳打断道。 “崔斯特呢,你们答应过我,要去找他,莫德凯撒,我付出十年的生命与你订的契约,你难道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吗!” “哦...差点忘了。”莫德凯撒摸了摸头上的尖角盔。 “你如果不提醒,我都把这个事给忘的一干二净了。” “你...!”

“好吧,那我陪你去找,赫卡里姆和那个家伙留在这里。” 他指了指玛尔扎哈说道。 “不需要你来指示我怎么去做。” 赫卡里姆哼了哼,穿过莫德凯撒身边。向前走去。 “你知道你在做些什么吗,维克托!” 伊莉丝有些气急。 “你知道他们是谁么,你根本不明白他们的力量,这只会让你引火烧身。” “我能够控制。”维克托看了她一眼,向后走去。 忽然。一把屠刀从那远处的草丛里飞出,飞向了赫卡里姆。 长斧劈下,将那屠刀断成两半。 众人一惊,纷纷向那草丛望去。 “袭击?!这不可能发生。”维克托吃惊道。 “啊啊啊啊!” 蒙多从草丛里跳了出来。 “蒙多想去哪就去哪,蒙多要敲碎维克托的脑袋!”

“你怎么出来的,该死。” 维克托抬起手上的显示器。 “实验室没电了?” 他刚说完,那屠刀又一次的朝这边飞来。 他连忙打开光学护罩,挡下了这次攻击。 赫卡里姆俯冲过去,庞大的身躯撞向了蒙多。 蒙多伸出手,拦住了那巨大的马身。 那幽魂从赫卡里姆的身上散发出去,开始吞噬阻拦赫卡里姆的蒙多。 蒙多感到身上一阵刺痛的烧灼,他大呼着跳开。 他拿出巨大的针筒,又一次的刺入自己的肩膀上。 手臂上的肌肉开始剧烈膨胀,蒙多大喊着,拿出一瓶药剂,洒在了自己的身上。 药剂的液体触碰到蒙多的身体,就发生的剧烈的燃烧。 蒙多整个人,被一团火焰紧紧包裹。 “他在自残么。”莫德凯撒看的新奇,便问道。 蒙多扑向了赫卡里姆,将他撞的后退了几步。 伊莉丝撒出蛛网,本想困住蒙多,却被那火焰烧个干干净净。 火势越来越大,蒙多走过的地方,都开始燃烧起来。 维克托一看,暗叫不好。 “阻止他!大火如果波及到实验室,就全完了!”

火焰开始灼烧大地,四周顿时就被乱跑乱跳的蒙多变成了火海。 “喔。”莫德凯撒看着四周。 “似乎收不了场了。” 他挥起巨锤,在自己和伊芙琳之间形成了一个银色的护盾。 “蒙多在燃烧!” 蒙多大喊着,砍翻了一棵粗壮的大树。 “蒙多说,树倒了!” 那树应身倒下,砸向了维克托。 莫德凯撒甩出巨锤,将那大树击退到一边。 蒙多不停的砍伐着树木,一棵棵大树倒下,砸向莫德凯撒一行人。 “真是个麻烦的家伙,让你活着真是我犯下的最大错误。”维克托咒骂道,那死光切开倒下来的树木。 场面十分混乱。 这时,一个身影,一摇一摆的从那早已经挖好的坑里跳了出来。 克格莫抖抖身子,拼了命了冲向了玛尔扎哈。 他咬住玛尔扎哈的手,向后拖拉。 “那是什么?” 莫德凯撒看到一只奇怪的生物拖拽着玛尔扎哈,他的双眼射出一道暗光,打在了克格莫的身体上。 克格莫呜咽了一声,但是还是死拉着玛尔扎哈不放。 伊芙琳唤出利刺,冲向了克格莫。 克格莫放开嘴,往地下吐出一道酸水,拦住了伊芙琳的去路。 他把玛尔扎哈驼起,蹦蹦跳跳的逃离这里。 克格莫的嘴角滴落了绿色的血来,似乎受的伤很重。

“不用追了。”莫德凯撒喊住伊芙琳。 “他的灵魂还在我这里,他会乖乖的回来的。” 这时,赫卡里姆的铁蹄已经一把将蒙多压倒在了地上。 “蒙多说派对很开心!呜啊啊,蒙多在实验室给维克托留了礼物。”蒙多朝维克托吐吐舌头挑衅。 “我一定会杀了你!我发誓!”维克托一听,连忙朝实验室的方向跑去。

克格莫驮着玛尔扎哈。 他们走了一段路。 最后,克格莫哀鸣了一声,倒在地上。 玛尔扎哈被甩到了地上,他站了起来,无神的朝来时的路慢慢走去。 克格莫挣扎着站了起江苏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来,它的嘴角溢出鲜血,但是,却还是扑了上去,咬住玛尔扎哈的脚,不让他走。 它的小尾巴使劲的摇晃着,眼神中带着一丝乞求。 玛尔扎哈看着咬住他的克格莫,他敲打着克格莫的头,让他放开。 僵持了好一阵子。 无尽的痛楚让克格莫放开了嘴,它用尽力气撞倒了玛尔扎哈。 看着玛尔扎哈又一次慢慢站起,可是,这次,克格莫再也没有力气去拦住面前的人了。 它喘息着,克格莫的小眼睛,快要慢慢的闭上。

回忆。 玛尔扎哈冷冷的转头。 “艾卡西亚的野兽辽宁哪所医院看羊癫疯好,为什么要跟着我。” 草丛里,钻出一个脑袋。 两只小眼睛,不停的眨着。 克格莫似乎对面前的男人有所畏惧,但是,它还是偷偷的跟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当他看见玛尔扎哈的时候,就感觉到很亲切,克格莫觉得,眼前的男人,是比食物更加重要的东西。 它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一步。 一串黑暗的火焰,打在了它的面前,吓的克格莫哇哇直叫,连忙跳回了草丛。 “我将你唤醒,只是无意的举措。”玛尔扎哈收起火焰。 “不要来打扰我。” 看着玛尔扎哈远去的背影。 克格莫抖抖身子,又慢慢的,跟了上去。

玛尔扎哈来往于平行世界之间。 克格莫,也偷偷的跟着他,穿越过无数的世界。 可是,令克格莫十分奇怪的是。 它所跟随的这个男人,总是独自一人坐在无人的地方,沉思着什么,嘴里喃喃。 “我的使命..究竟是什么..” 这句话,克格莫听了无数次。 但是,它还是静静的躲在某棵大树的后面,吃着一些从其他地方偷来的食物,守候在玛尔扎哈的身边。 没有交流,除了一次次的被轰走,克格莫从来没有和玛尔扎哈有过任何其他的交流。 直到。 那人类的世界变成火海。 无数的黑色巨兽从那山脊下涌入城镇,撕扯着,疯狂的杀戮和繁殖。 人类所发出的绝望哭喊响彻了大地。 到那最后一人被生吞活剥之时。 那站在山顶之上的玛尔扎哈,冷冷的望着下面那黑压压的一片。 “结束,毁灭,生命的终点和新的起点,这便是虚空..” 他笑了,笑得很凄凉,又很无力。 头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魔法阵。 一只只巨兽被传送进去。 “干的不错,玛尔扎哈。” 一只黑色的异兽来到了玛尔扎哈的身边。 “我会在下一个平行世界等待你,不要忘记了虚空先知应有的使命。” “是的,主人。” 玛尔扎哈半跪下来。 那身后的小坑之中,一双小眼睛望着那半跪下来的玛尔扎哈,静静的望着。

回到现实。 克格莫原本闭上的眼睛又缓缓睁开。 它向前爬着。 嘴角溢出的血染满了草地。 它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玛尔扎哈对它没有任何的反应。 他不会用火焰把自己赶跑,也不会在自己感到饥饿的时候在身后的路边丢下一块面包或者是其他的食物。 不会。 克格莫感到肚子有点饿了,可是,它没有心情去理睬这最让它感兴趣的事。 它很疼,那个盔甲魔王所发出的力量,让克格莫痛不欲生。 原本往回走的玛尔扎哈停下了脚步。 他低下头。 那倔强的克格莫,又一次的咬住了他的脚脖。 克格莫呜咽着,小爪子在地上刨动。 似乎是在画着什么。

玛尔扎哈站在那倒塌的楼房面前。 一个女人,抽搐着,身上,沾满了血迹,腹部被尾针刺穿。 他走过去,俯下身看着这个女人。 “救救..”女人绝望的眼神,话语,断断续续。 “救救我的孩子..” 玛尔扎哈望向前面。 那女孩,手捧着娃娃,躲在那破败的屋子的一角,早已经被吓的一动也不敢动了。 “好的。” 玛尔扎哈说着,站了起来。 他来到小女孩的面前。 手轻轻放在那女孩的头上。 眨眼间,那女孩,已经化成那灰烬消散。 “啊!!!” 女人哭喊着,撕心裂肺。 “恶魔!!你这个畜生...你会遭报应的..你会遭报应的!!啊!!” 她的腹部忽然膨胀,穿出一只幼小的黑色异兽。 “你会得到永生的。” 玛尔扎哈望着那幼兽吞食着已经死去的女人,眼神中带着一丝冰冷。 克格莫呜咽了一下。 他不明白玛尔扎哈的所作所为,这户人类的家,他还曾经去偷过食物而被追打出去,转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几只黑色异兽穿过克格莫的身边,但是,它们并不对克格莫感兴趣,相反,似乎将它当成了同类一般。

这个世界被毁灭了。 夜晚。 克格莫有些饿了,但是,它找不到可以吃的东西,这让它很失望。 它靠在石头边上,望着前面那个坐在湖边的男人。 惨淡的月光,凄冷。 玛尔扎哈望着死气沉沉的湖面,良久。 克格莫忽然想起什么,它跑到远处的一个小坡上,用力的刨着。 泥土里被翻出几块被包的严严实实的面包和奶酪。 这时在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克格莫留下的。 它摇摇尾巴,似乎很开心。 克格莫把布袋衔着,一蹦一跳的跑向了湖边。 这一次,玛尔扎哈没有去轰赶它。 克格莫叼着那布袋,小心翼翼的靠近。 那男人没有放出火焰,克格莫把布袋放在了玛尔扎哈的身后,转身便跑的无影无踪。 第二天。 当克格莫迷迷糊糊的醒来。 跑到湖边的时候。 布袋还是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旁。 那地上。 画着一个笑脸。 而那画这个笑脸的人。 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回到现实。 那小爪子所拨弄的出来的,是一个简单的笑脸。 玛尔扎哈用力的踢着克格莫,让它放开嘴。 克格莫呜咽,它很伤心。 玛尔扎哈踢开了克格莫,看着那怪物被踢到一边,再也爬不起来时。 他这才转过身去,慢慢离去。 克格莫闭上了眼睛。 它的眼眶凹陷了进去,没有了呼吸,眼睛也不再眨了,它身上的血停止了流动。 一只赤斑蝴蝶停在了它的头上。 回忆。 虚空的黑暗面。 “它是和你共生的,真是有趣的东西。” 面前的翅翼异兽打量着玛尔扎哈身后的克格莫。 “它也是虚空的一部分,这可真是一个忠心的东西。” 异兽看向了玛尔扎哈。 “科加斯只会带来毁灭,而我不同,想想吧,玛尔扎哈,同化和包容才是虚空的真正意义,科加斯在你身上收到的回报真是太多太多了,真让我羡慕的紧,恨不得,现在就吃掉那只巨大的臭虫子。” 玛尔扎哈不语。 “你们都是虚空之体,却保持敌对。” “科加斯只是一只低级的繁殖兽,虚空应该由我统治。” “好好想想吧,玛尔扎哈。” 它说着,消失在虚空之中。

现实。 玛尔扎哈忽然倒在了地上。 吐出了一口鲜血。 涣散的意识,又一次的凝聚在了一起。 “我还活着。。” 他喘息着,慢慢的站了起来。 身上的银色盔甲脱落在地。 那阳光照在他的肌肤上,这精致的男人的身体,却是如此白皙透明,如雪。 ... 白色的长发披肩,遮盖住了玛尔扎哈虚弱的憔悴脸庞。 “是你啊..” 他看着那倒在地上的克格莫,虽然丑陋,此时此刻,在玛尔扎哈的眼里,连赤斑的蝴蝶,都不及它。 有些怜惜。 他颤巍巍的抚摸了着克格莫的头。 “放心吧...这一次,我不会再赶你走了。” 泪从他的脸颊落下。 “再也不会了...” 这句话,对于克格莫来说,是曾经多么期盼,那么的希望过。 可惜,想听的话,想听的人。 却再也听不到了。 玛尔扎哈静静的陪着它。 就像是。 那个时候的某棵树下。 那只怪物,捧着面包,静静的守护着他一样。 未曾离去。

虚空行者睁开眼睛,双眼折射出那无尽的幽暗。 “有感应了。” 他站了起来。 “我们走。” 他对坐在那里扯着黛安娜头发的格雷福斯说道。 “去哪?” 格雷福斯放开扯着戴安娜头发的手,问道,但是见卡萨丁不说话,他哼了一声,朝地上吐了口口水。 “真想一枪爆掉你的头。” 看着卡萨丁朝前走去。 格雷福斯看了看身边的女人。 “小妞!老实点,要是再想着逃跑的话,我就请你吃花生米,也不知道崔斯特哪来的运气,女人都天天围着他转,别指望他来救你。” 黛安娜不明白格雷福斯说的是什么,但是,她怕这个男人又去扯自己的头发,只好含泪点了点头。

(未完待续)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公道合理网 | 春奈有美 | 芭比之美人鱼传说 | 大清同治粉彩瓷器 | 平板电脑看图软件 | 茅山后裔结局 | 你不像她南拳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