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身份证大全 >> 正文

【看点】迷离的梦(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上部】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冬季一个吉日的上午,雪花纷纷扬扬地飘洒着,瑞雪中,河北省石家庄市一条幽静小街上气派的院落里正在举行一场传统的婚礼,主持人兴奋地宣布,“各位亲朋来宾,大家好!我宣布,丁明峰和林佳惠结为夫妻。在此,祝我们的新人恩恩爱爱,幸福甜蜜!”下面就是一拜,二拜,三拜,礼毕!大门口紧接着就是鞭炮齐鸣,亲朋和来宾去事前安排好的房间依次入席,大家喜笑颜开,七嘴八舌,有的羡慕,有的嫉妒,可表面都纷纷夸奖新人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

原来,丁明峰在区教委工作,除了明峰的才华外,也得益于在区里当领导的父亲,明峰时常在电台和报设发表稿件,小有名气,而佳惠在电台做播音员,文静高雅,秀外惠中!他们彼此早有耳闻,经朋友介绍相识后,也只是偶尔见过,擦肩之谊,可彼此的眼神每次擦肩时,都流露出异样的火花!经朋友牵线,他们幸福地走到了一起!婚后两年里,他们添了一对双胞胎女儿,佳惠的工作在第一线,由于她嗓音柔美,人又标致,业务水平过硬,是台里的主力,在本地有金嗓子之称!深得听众的喜欢和爱戴!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还总有人把情书寄到台里来,佳惠要么婉言谢绝!要么不回!她为人正派,工作又扎实,所以深得领导的赏识!

她工作本来就很忙,可不久,她又怀孕了,因为明峰家是三代单传,他家里老人想再要个男孩子!十月怀胎,可生下来后又是个女孩,一个可爱美丽秀气得像妈妈的女儿!明峰和家人表面上掩饰着装做高兴,可背后里总是唉声叹气的埋怨!佳惠一个半月后就上班去了!虽然明峰对佳惠照顾得不错,可时常背后里喝闷酒,因为他受到了来自各方的压力,一是家里的压力!二是周围的闲言碎语!三是单位分管领导找他谈过话了,计划生育政策是国策,谁也不能违犯!可家里老妈妈要孙子心切!而佳惠也坚决不同意再生育!明峰的心烦透了!常常独自喝酒,闷闷不乐!

很快,孩子100天了,家里依然要请酒的,虽然只是做给外人看的,也为了抚慰一下佳惠的心!大家都来看娃娃,夸小依依像佳惠一样漂亮!因为依依出生时是12月29日夜里11:11分,佳惠给她心爱的女儿起了个乳名叫依依,爱称依儿,小依依好像从小就懂事,她看着妈妈时笑的最开心!常常不错眼珠地盯着妈妈看,好像妈妈的脸上有美丽的花蝴蝶,一眨眼就飞了似的。依依的大名叫丁蓉,意为六月的荷花那么淡雅芬芳!

按理说,佳惠和明峰应该是幸福的。双方的家人多在政府部门工作,门当户对,很是般配。就是因为怕断了香火,他家的老人总是寝食难安,非常在乎,整天唉声叹气的。看到老人这样,他虽然百般安慰,可背地里也是闷闷不乐。苦闷之下他便常去独自饮酒,脾气也不如从前了。一天中午,单位的同事彭秀来找明峰,有事请他帮忙,于是,他们找了个清静雅致所在,选了一个单间,由于明峰父亲的缘故,明峰在此人脉关系广泛,很多事都好办,就是想要儿子的事没法解决!席间,彭秀说出了要办的事情,明峰一口应承下来!随后,又谈起了别的话题,引起了家事,彭秀关切的问“怎么了,明峰?大家都觉得你近来哪里不对,闷闷不乐的。”于是,明峰就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对彭秀说了。再加上佳惠总去值班,一心扑在工作上,三个孩子都是老人和他照顾,也是弄的疲惫不堪,夜里只闻孩子哭,难见佳人笑,冷落了他,感觉少了温柔温馨的港湾。

彭秀是单位的审计,老公出国了,留下了她和孩子,夜里也是一个人独守空房,长夜漫漫,孤独寂寞,人毕竟是有需求的,精神的和生理的,长期的分离,对身心都是一种难以诉说之痛。互相倾诉后,不觉间,他们觉得友谊和感情更为递进、更深了一层,有时同性之间不方便说的话,异性之间却能很好的交流和抚慰。

一个夏日的夜里,彭秀忽感身体不适,孩子前些天已被奶奶接走,她支撑着来到街角公用电话亭,拨通了明峰家的电话,在这里她举目无亲,国外的老公对她不闻不问!她不知在最难过的时候找谁?她觉得明峰人好心善,也正派,万一自己有三长两短,也好把一切托付给他,应该说,彭秀也不是随便乱来的女子,老公走了好几年了,她一个人带孩子,从没听说她在单位和社会上有丝毫的绯闻。有些事情都是天意,它一步一步地往一处赶,说不清谁对谁错!有些事当时就是心的使然,做过了就不后悔,可有时就怕它往一处赶。让人误会,有嘴也说不清,只能随它去吧,这就是天意……

话说明峰哄两个大些的孩子睡下,小依依跟着保姆也刚睡下,他接到彭秀的电话,家人都已休息,也来不及跟家人说,他快速地赶了过去,病中的她太需要人来关心呵护了。她支撑着打开门,看到明峰的到来,孱弱的她满眼的热泪,马上就要摔倒,明峰顾不得许多,一把把她抱住,揽在怀里,一摸她的额头好烫,明峰问她家里有退烧药吗?彭秀哪里还说得出话来?明峰感觉到了她病情的严重,快步来到街角的电话亭,打电话叫来了救护车,明峰一直陪伴着她到第二天早晨,他才回去上班,并到彭秀科室找科长请了假。两天后,彭秀好了,明峰接她出院,傍晚时分,华灯初照,此时,对彭秀来说,这个城市从来也没这样的美丽过。她望着夜幕下的彩云,又看了一眼桌前的明峰,她的心中是那么的幸福!白皙的脸上不觉间飞上了朵朵红晕,亭亭玉立,分外的妖娆!她转身去卧室换了一套丝制的粉红色衣裙,略施香水,打开老式的唱机,放上唱片,黄铜的扬声器里传来了优美的音乐,夜上海,夜上海……他们一直说话、喝茶、听音乐到深夜,才起身告辞。

时间过的很快,小依依不觉间已经五个月大了,妈妈一逗就笑得那么开心!家里的气氛也不像先前那么压抑了,可是却面临着一场暴风雨的来临。这天,明峰在单位加班赶一篇稿子,恰巧彭秀也在加班,在单位办公楼的大厅里他们相遇了,寒暄的时候,彼此心底深藏一份美好的情愫和渴望,彭秀说:“明峰,你上次救了我一命,我还没来得及好好的谢你呢?正好我买了一些菜,我请你吧,别嫌我做的不好就行!”“哪会啊!”明峰不好意思的谦和地说着。不一会儿,他随她一起到了家,彭秀优雅利落地系上青花的围裙,没用多久,一桌菜就做好了。她又从那扇枣红色的做工精美的橱柜里拿出了一瓶红葡萄酒和杏花村酒,这还是她老公几年前买的,彭秀一直放着,她偶尔喝点红酒,可白酒从不沾边,她给明峰斟满了一杯白酒,又给自己斟了半杯红酒,举起杯说:“来,明峰,这第一杯酒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明峰看着她,心里有一份自豪!他为自己有一位这么好的同事和红颜知己在心里庆幸着,陶醉着,也有助人之后的一份满足和幸福感。

这天夜里,他们说了很多话,不知不觉中也喝了很多酒,动情处不觉潸然泪流,谁心里没点委屈呢?有时男人也是很脆弱的,明峰不胜酒力,伏在桌上睡着了,此时,外面夜色阑珊,室内温情脉脉,彭秀心疼眼前这个救过帮过自己的男人,费力地把他移到了床上,深情怜爱地看着他,此时,她很想吻他一下,甚至还希望他能紧紧地拥她在怀。可是,她不敢,她也从没想过要破坏别人的家庭,她孤独的心灵只想要一个温暖的深深的拥抱,在她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

这时,明峰忽然呓语着什么?彭秀没太听清,以为他要喝水,于是,她转身去给他倒水,给他兑了些橙汁,她想他喝那么多酒胃里心里都难受,只要他不难受,他开心,她甚至把自己给他都心甘情愿。她在心里这么想着……她来到了他的身前,轻轻地叫着他:“明峰,来,起来喝点水。”她的声音温柔得像在呼唤自己孩子似的,带着母爱。他没想到明峰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使劲往怀里一带,她失声地叫了一声:“哎呀!”婀娜的身体在丝毫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整个扑倒在他澎湃起伏的胸膛上,他呓语着,一边疯狂地吻着她!那个她失手掉落的盛满水的别致的杯子,静静地躺在地毯上,橙汁慢慢地往外溢着,一点不剩地全部流到了那漂亮美丽的羊绒地毯上……

当次日清晨的霞光照在窗外梧桐树的枝叶上,又透射在她卧室别致的窗帘上,树影是那么的婆娑,并唯美的飘逸着,给醒来后的他们,留下了永不磨灭的美好记忆!可是他们此时却不知道,依依半夜突然发烧,哪里也找不到明峰,一场意想不到的变故,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正悄然等待着他。他先回了家看看有什么事没有?一看家里没人,他心里忽然感觉不对,这么早,都去哪里了?他又赶到了单位,传达室的老魏一看见他赶紧说:“丁科,你家里来电话了,说孩子病了,现在人民医院。”明峰说:“谢谢!”回身赶往了人民医院,佳惠和保姆还有老人都在医院,佳惠看了明峰一眼,带着幽怨埋怨和愤怒的表情说:“你去哪里了?忽然,细心的她闻到了她身上的香郁,虽然也是淡淡的香郁,可并不是自己常用的那种香水味道。她立刻警觉起来,她细心地发现他的双臂上有指甲深锲的掐痕,已然透出了血丝。什么也不用说了,她立刻什么都明白了。

好在孩子只是发烧,没引起其它的病变。又留院观察了一天,便回家了。晚上佳惠说:“我们谈谈。”明峰应着说:“好。”心里想着怎么解释这一切!佳惠淡淡地说:“明峰,我们离婚吧!”明峰一时不知怎么回答,他根本没想到佳惠第一句话会这么令他震惊!他一时像傻了一样,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反应过来后说:“我不同意离婚。”“明峰,你什么也不要说了,我意已决!明天我们就去把手续办了吧!”佳惠坚决地回答着。明峰有错在先,他知道佳惠的脾气非常的任性,倔犟。她那么要强,自傲,如何能受得了这样的委屈,她不容分说,“依儿还小,跟我,你带小娟和静儿!我很快就会搬出去。”说完,扭头进了里屋关上了门。

第二天上午,他们办理了协议离婚手续,几天以后,佳惠单位分给了她一套房,佳惠这时已升任广电办主任,除了分管播音工作,还要管其它一些事情,根本没有精力照顾孩子,所以把外地的姑妈接到家里。老夫妻膝下无子,所以非常喜欢小依依,对孩子非常好。给孩子买好多好吃的,还给她讲故事,佳惠每到周末回家看望女儿的时候,心里都充满了愧疚和不舍。那种无言的痛谁又知晓,每到分别的时候,依儿总是眼泪汪汪地摆着小手说,妈妈上班去吧,要不领导该批评妈妈了,看着年幼懂事的孩子,她狠狠心地转过头,泪水狂涌而出……就这样转眼就是四年多。小依依四岁多了,更美丽可爱了,也更懂事了。邻居都喜欢她,而她只选择眼神里充满善良的和喜欢的人接近。

这一年,佳惠跟苦苦追了她五年,事业有成的关毅重新建立了家庭。关毅是省里机关单位的一个中层领导,离异后,一个男孩跟他,他早就心仪于佳惠,可佳惠有家,一直与他保持着朋友之谊,这时,明峰伤了她的心,她也想离开这个只想让她给他家生儿子传宗接代的地方。她本来可以四年前就答应关毅的,一来是孩子太小,二是考验一下他对她爱的诚意和韧性。婚后,关毅对她和孩子很是关心爱护,不久,佳惠怀孕了,他喜不自禁,希望两个人可以有一个共同的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他都会同样喜欢,可是佳慧毅然做了流产和绝育手术!因为两个人的工作实在太忙了,关毅虽然心疼和惋惜,但是无奈事已至此,所以也没有过分责怪佳慧,只是经常地念叨,如果孩子生下来,该会走了吧?该会跑了吧?心里满是心痛和遗憾!

转眼依依已16岁了!出落得纯净秀气,亭亭玉立!由于妈妈的缘故,她很少与男孩子接触,这和佳惠对她的日常教育不无关系。说实在的,男人不都是坏人,女人也不都是好人!这都要靠自己去认识,去判断。再说好坏人也是都会转换的,无所谓绝对的好人和绝对的坏人。这都要取决于现实的环境和受到的诱惑的程度的不同。也要看一个人天生的道德底线,好人和坏人这个话题太大了,在此留做朋友们慢慢地去辩论和界定吧。

在此,我想说我在书上看到的一个小故事,一个德国的铁路工人,有一个有智障的儿子,他对这个孩子百般的呵护。一天傍晚,雪花纷飞,他按规定时间去扳道岔,可是,在两边的列车越来越近时,他那残疾的儿子突然不知何时出现在现场,列车上是满载的乘客,一边是他的亲生儿子,再去把他儿子推开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可是要不扳道岔,两车就要相撞,就在这时,他毫不犹豫地奋力扳下道岔的同时,对他儿子大喊一声:“卧倒!”列车瞬间呼啸而过,而他那残疾的儿子在列车飞驰而过后,也慢慢地毫发无损的站了起来!这一切被一位路过拍雪景的摄影师意外拍摄下来,发表后,震动了德国全境!在此,只想说,好人坏人自存于心,自辨于心。

言归正传,依依高中毕业后考上了上海财经学院,毕业后,回到石市的一个政府部门工作,她在上学期间就回绝了很多男同学的追求,心性有些冷漠,她一心学习,回到故乡后,又面临着婚姻大事,路上经常会有人跟踪甚至拍照,有时一直跟到家门口,有一次,一个20多岁的青年男子跟她到了商场,又跟着她回到了家门口,总是不远不近地跟着,这一次她鼓足勇气,用尽全身力气,冲他大喊一声:“为什么跟踪我?”引的大街上的人们都停下来随着她的喊声和目光望去,吓得那个男子掉转头,慌乱中,脚蹬几次踩空,差点摔倒,落荒而逃。

癫痫手术多少钱费用
癫痫病人的寿命有多久呢
北京癫痫治疗医院

友情链接:

公道合理网 | 春奈有美 | 芭比之美人鱼传说 | 大清同治粉彩瓷器 | 平板电脑看图软件 | 茅山后裔结局 | 你不像她南拳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