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跳钢管舞 >> 正文

清华园来了新生

日期:2019-1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清华园来了新生  广西的癫痫医院哪家好ref='/publish/thunews/index.html' class='navigation_style'>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清华园来了新生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4-9-16 金江歆 金逸堃

  又是一年迎新时,2014年清华大学迎来了356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新同学,其中女生人数为历年最多,达1227人;少数民族新生数量也创新高占近10%;新生里有320名寒门学子、32岁的“大叔”、首个00后、创历史最高纪录的7对双胞胎……出于校方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我们未能采访到计算机系的13岁“神童少年”范书恺。在清华大学《清新时报》记者多番努力之下,与32岁励志“大叔”吴善柳、勇挑家庭重担的兰金峰以及两对携手并进的双胞胎进行了面对面访谈,聆听了他们的青春与梦想。

十番高考 钦州状元 32岁“高龄” 电子厂打工 阑尾炎手术

大龄生吴善柳:考入清华终于回到正轨

  初见吴善柳,他穿着全套军训迷彩服,剃了光光的“军训头”,个子不高,笑起来淳朴又腼腆。他正在参加为期十八天的清华大学本科新生军训,和其他新生站在一起时,很难看出他今年已经32岁了。

“我像只鸵鸟,藏拙吧” 

  吴善柳就是那个广西钦州市浦北县参加过十次高考的考生。从2007年起连续复读了七年,今年以680分的成绩夺得钦州市理科状元,被清华大学电气工程与自动化专业录取。

  网友称他为现代的“范进”、“考霸”,有人赞同他为梦想而执著,也有人质疑他只会考试,为了挣奖金;吴善柳则认为每个人的经历不可复制,自己的故事“并不是很光辉”,还因此拒绝了央视七套《面对面》栏目的访谈邀请。

  吴善柳表示,由于今年新课改,如果再复读可能不适应课改后的高考,所以今年不论考上哪里的大学都会去读,考上清华是个意外。

  他曾说:“我就像一辆已经长期偏离轨道的列车,考入清华终于可以回到正轨。这只是一种个人选择,不符合主流价值观,最好不宣传、不评论、不报道。”

  今年32岁的吴善柳,与身边的同学相差十余岁。至于如何与同学相处,吴善柳认为“不要太刻意”,自然而然就好,不必把自己特殊化。

“不要谈理想”郑州军海脑病医院怎么样g>

  吴善柳曾考取过北大医学部、北师大、南大、中山大学等名校,但都放弃了。如今被清华大学录取,吴善柳并没有感受到很强的荣誉感。他淡淡地说:“我已经和其他年轻的大学生们不一样了。”

  许多网友佩服吴善柳复读七次的勇气和毅力,他却表示并不觉得学习辛苦。他的几个堂兄堂弟都在广东打工,他每年也会去广东的电子厂打工几个月,高考前两三个月再回到家复习备考。

  吴善柳表示,对他来说,最考验人的、最辛苦的还是打工的生活,高考的辛苦无法与之相比。他在电子厂每天要工作超过十二个小时,有专人监督着,有产品计件的压力,“整个人连轴转根本停不下来。如果你这样打过工,就不会再谈理想,不会再有那种浪漫的想法。”

路在何方,边走边看

  谈及未来的规划,吴善柳坦言:“说实话,我连明天要干什么都不知道,怎么能把蓝图画到四年或者十年之后呢?还是边走边看吧。”

  吴善柳最初想读的是会计专业,他还想当一名老师,他有些后悔当初没有在北京师范大学好好读下去,“当时没有认识到当老师的好处,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他略带遗憾地说。吴善柳曾表示,在大学里随大溜就行,如今的他,只是希望尽快毕业,找到一份好工作。

  在吴善柳眼里,对大学生活的展望是“很主观的东西”,他不愿多谈。反而,他却着重强调“现实”两个字:“一个人现实了,自然就会很理性;理性了,对问题的看法才能比较成熟。”

  吴善柳来清华报到前刚做了阑尾炎手术,这场手术对他的世界观、价值观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我从没这么疼过,阑尾炎导致肠梗阻,又坏死了一截。我觉得一个人只要身体好,什么都OK。”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由于手术后的不适应,刚去校医院看了医生。

  吴善柳的父亲从未来过北京,吴善柳借这个机会在军训前带父亲去参观了毛主席纪念堂。军训结束后,他就将迎来真正的大学生活。他表示会踏踏实实学习,找份好工作,为自己挣得一个安稳的未来。

贫困生兰金峰:村里第一考上清华的学生

  黑T恤,蓝短裤,拖鞋。他提早五分钟到达了采访地点,看到记者时,腼腆地微微一笑。他叫兰金峰,来自福建龙岩市武平县,以680的高分考入清华土木工程系。

村里第一个清华大学生

  兰金峰的家乡是福建53个贫困县之一;而他,是武平县江坑村第一个考上清华大学的学生。

  他的父亲因八年前的一次车祸受伤瘫痪,奶奶是聋哑人,同时身有残疾。一直以来,是母亲种田、养猪、打零工来养着这一大家子人。兰金峰和姐姐也常下地干活,在假期里还会外出打工补贴家用。

  如今,他考上了清华,姐姐也顺利考取了闽南师范,小弟考上了重点高中,总共14000多元的学费对这个家来说是笔巨额的开销。为了凑学费,家里卖了一头还在长肉的猪,暑假里兰金峰和姐姐、母亲一起去村子附近的石灰厂打工,辛苦工作一天也只能挣170元。

  村里出了个清华大学生的消息很快传遍各家各户,村民们都为这个争气的小伙子由衷的高兴、感动,大家自发地二十块、五十块、一百块地筹钱,为兰金峰办了场酒席庆祝,并筹集了三千多元的贺礼。亲戚还帮他买好了从福建来北京的机票。乡亲们的殷殷心意,让兰金峰心里充满感动和感恩之情。

历练,大学第一课

  9月6日晚上,清华新生全体同学在操场集合,一起出发前往北五环拉练。他们在夜色里徒步18公里,返回宿舍时,已经是第二天凌晨4点一刻了。

  “去的时候大家比较安静,队列保持得很整齐,回来的路上都太累了,一个个垂着脑袋。”兰金峰笑着说到昨晚拉练的情景,还耷拉下脑袋模仿大家没有力气的样子。

  他还给我们展示了自己整装待发时的照片,照片中的他昂首挺胸,自豪地微笑着。

  训练在进行中,兰金峰期待接下来的战术学习、打靶等活动,但也希望军训快点结束,可以尽快开始正式学习课程。

终于来了,终于踏上了这片土地

  初三毕业后,兰金峰的学校曾组织他们来北京一星期并第一次走进清华园。时隔三年,他真正进入了这所梦寐以求的大学。

  现在,兰金峰已经从激动和憧憬的情绪中平静下来,做好了认真对待大学学习、生活的准备。当谈到课余时间准备怎么安排时,兰金峰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其他同学会的业余爱好,我都不太会。不过还是会参加一些社团,适当玩一玩。”

  军训一周以来,学校组织新生们在综合体育馆听过几次报告和讲座。兰金峰说,讲座期间,同学们不时地报以热烈的掌声,“大家都很懂得欣赏演讲者,这是我在高中没有遇到过的。”这种对他人的欣赏与尊重,以及严谨踏实的学风,都让兰金峰印象深刻,并对未来在清华园里的生活充满期待。

  “大学生活和中学生活还有很多不同,清华园里的各方面条件都比中学要优越太多。”兰金峰玩笑着说:“我的家乡在南方,不缺水,中学宿舍有独立的浴室。而在清华,是公共浴室,而且晚上十一点后会停水。”

  由于还没有正式开始上课,兰金峰说,自己还没有一个具体的目标。他表示会努力地学,慢慢看自己的学习程度,如果基础扎实、学得好,再提高自己的目标。“希望经过四年的努力,能有个很好的结果,这就是目前最远的设想了。”

  正值中秋,想到远在东南的家人,兰金峰低下了头,有些紧张:“肯定会想念父母和家人,祝他们身体健康。”

孪生刘氏兄弟:专业虽异,感恩则一

  留着精干的短发、穿着白T恤的刘冲、刘闯兄弟,面对人来人往、热闹而新奇的校园,眼中闪烁着充满兴奋与憧憬的光芒。他们一高一矮,面庞并不十分相似,来自于河南省周口市扶沟县水饭店村的这对兄弟,毕业于扶沟高级中学。哥哥刘冲录取至工业工程系,弟弟刘闯则作为定向生录取至测控技术仪器专业。

  谈起自己的家,哥哥刘冲十分坦然:“我们的父母都是农民,家境并不是很好。”从小受父母的教育,“考上大学才是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俩兄弟平日非常勤奋刻苦。在学习上,该不放松的事情一定不会放松,就是在假期也坚持早读和做题,反思、总结,很普通的学习方法,被他们做到了极致,才有了今天这样骄人的成绩。“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我俩都特别懂事,可以说父母和家庭的影响造就了我们俩独立自强的性格,考上清华,我们付出了比平常人更多的努力和坚持”,兄弟俩的坚毅令人动容。

  兄弟俩一起成长、日夜相处,按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很铁”的那种关系。刘闯回忆起两人之间的点点滴滴:“我俩暑假期间,哥哥带回来飞机模型的零件,按照说明书,用胶水、胶带我们费半天工夫成功弄好。当试飞时,那种自豪和成就感到现在还印象深刻。虽然效果不怎么好,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付出了很多努力,互帮互助、互相学习,可以说是一段难得的回忆啦。”

  刘冲说起弟弟的种种更是头头是道,“他喜欢乒乓球,也喜欢看小说,更调皮叛逆一些,学习也不是特别勤奋刻苦。平常看小说看得入迷,我管他也不听,但好在没影响学习,但从弟弟那里我学到了敢于挑战的精神,对学习上的难题,我本来有点畏难,在他的影响下学会了不抛弃不放弃。”

  在平淡而并不富裕的生活里,兄弟俩收获的还有那颗懂得感恩的心。“爸爸总教育我们百善孝为先”,父母为了家庭日夜辛劳,两兄弟很懂得体贴和孝敬父母。正是这种渗透在家庭生活中的人格教育,使得刘冲、刘闯二人全面地成长起来,无论为人山西儿童手术治疗癫痫还是学习,都成为了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在入学前我们接到了一些资助,真的非常感恩,也坚定了我们回报社会的打算。”

  就这样,两兄弟来到了清华。当被问及两人为何选择他们目前的专业,刘冲坦言:“我选专业是结合自己特点,工业工程人文与理科思维并重,发展前景不错,我也可以为新型工业化做点贡献。弟弟定向兵器,除了对军事的迷恋,也是一种对国家责任的担当,而且能减轻家里负担,学费全免,补助生活费。”他们新生活的开始,就伴随着自己心中的那份责任。为国家、为社会、为那些对自己有所付出的人,兄弟俩正在将“感恩”二字践行到底。

孪生李氏姐妹:相貌相似,爱好各异

  李宇舫、李思思姐妹来自北京,毕业于北京大学附属中学,分别被录取至环境学院和生物医学工程系。一头整齐可爱的短发是她们的标志,圆脸、黑框眼镜、笑意盈盈的嘴角,两个人气质温和、容貌几乎一样,令人难以分辨。

姐妹俩从初中到高中,一直都在同一所学校里念书,只是班级不同。从小在一个家庭里长大,相处时间久了,难免有摩擦。姐姐李宇舫笑着说:“如果有一个人几乎二十小时天天和你在一起,而且非常清楚你心里的小算盘和伎俩,怎么可能不吵架呢?基本天天吵吧,也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不过吵吵两个人才更亲近。”

  说起吵架的事情,李宇舫回忆说,有一天妈妈不在家,两个人又吵了起来,她情急之下抄起水果刀来藐视妹妹李思思,没想到妹妹愣了一下立马冲到厨房拿出了大菜小儿癫痫病是一种什么病刀,这下李宇舫软了,说,“亲爱的,我们休战吧……”两个人这才和好。

  “在一个家庭中生活,父母对两个人的态度总不可能完全相同,所以我觉得家庭教会我们最重要的是理解和换位思考。比如以前中学的时候,我常常会觉得因为我是所谓的姐姐,所以我总要付出得多一些。主观心理作祟嘛,因此心里总是不平,但是后来随着长大和对责任的理解,我觉得每个人在家庭里都有自己的地位和相应的义务,并无多少之分,做好自己即可而不必小肚鸡肠,计较过多。”两个人在共同的相处与学习中成长着,在吵吵闹闹的姐妹关系中,却收获了对家庭宝贵的认识和姐妹俩最真挚的感情。姐姐李宇舫也承认,妹妹对自己好得没话说,而自己也在她那里学习到了沉着冷静的品质。说起姐妹俩一起来到清华的心情,二人只有一句话:“吾之大幸也。”

  两个人虽然容貌相似,性格和爱好却各有不同。姐姐李宇舫更容易和陌生人交流,从言语谈吐中就能感觉到她的外向。妹妹李思思的性格是感性与理性并具,在思想上更深邃一些,别人很难明白她在想些什么,她不仅坚强,更对自己充满了怀疑精神,思考问题的方式也和姐姐有所不同。李宇舫说:“我平常喜欢音乐和电影。学习时也插着耳机,这样效率高、不容易受别人影响。妹妹相比我就刻苦许多,绝对是大学霸,基本我玩或者在看闲书的时候她都在学习。”

  军训的辛苦并没有消磨姐妹俩对新生活的热情。即使有着很多不同之处,二人对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活的态度却是一样的:多参加各种活动,好好学习,收获珍贵的感情。然而事实上,她们在开始之前就早已经收获了彼此最珍贵的感情。

  清华大学校长陈吉宁在2014年毕业生典礼上讲道:“青春,是人生的精彩华章。我希望你们从学校带走的,不仅是一纸光鲜的文凭,也不仅是一份修过什么课程、做过什么社工、得过什么奖励的漂亮简历,更重要的是清华四年带给你们的人生体验和感悟。”如今,又一届新生站在这片梦想的土地上,携带着自己的憧憬,在这里挥洒汗水,汲取养分,也为学校、社会注入又一批新鲜血液。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