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值得买网址 >> 正文

浅夏时光心悠静,随处花开最温馨

日期:2020-11-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浅夏时光心悠静,随处花开最温馨,留一个朦胧的剪影静静想念,任温情在生命里涌动,涟漪,任落笔的心语,在煮字中随风云一同远去。只要心中有景,暖暖的阳光落在身上,在浓密的花影里游走,捻一朵花,浅笑着,与柔情相拥,幸福,就此漾开,满目缤纷。如水的双眸,蕴着丁香花的情愫,千般思绪不经意滑落。这爱,凝着雨露,在云烟缥缈的城池中静静绽放。隔着时光,与思念对坐,暮鼓声里,相思的泪滴已被深锁高阁,笺笺心思都已装入漂流瓶,沿着花开的方向,向彼岸漂流。岁月花开,幽香袭人,清风悠悠来去,摇落了一地花瓣雨。

六月的天空,多了一份清浅,淡淡的坐于一隅,感受清风绕肩的惬意,看白云在天上悠然,清新温婉,喜欢这种淡淡的感觉,不刻意,不负累,随心静好。岁月,带走了纯真;时光,苍老了容颜;阅历,成熟了心智,沉淀下来的,是一份淡泊的心境。云有云的漂泊,风有风的流浪,人生之旅,各有各的方向。不要求于人,不苛求于己。那些繁华喧嚣,那些功利伪善,那些沽名钓誉,本就不是人生应有的颜色。敢于面对,才是心的强大;勇于放下,即是心的豁达。一些美丽,不需解释,微笑,便可展示;一些情怀,不需刻意,自然,便是绽放。

清浅的日子溢满了岁月的温情,有些想念,山高水长,有些喜欢,如花香萦绕,低眉,于风中听一曲弦音,心便在曲径通幽处百转千回拈一枝素笔,写下简单的情意,总有些记忆,有着无关风月的美丽,寻一处幽静,闻一闻茶香,守着属于自己的风景,无论光阴多么嘈杂,记得带着灵魂一起行走。静默地伫立,以夕阳为韵,草色之声,铺笺诗情,为纯净的心念,书写着前世的缘,今生的遇见。极致的远方,一份梦牵的使然,那么近,又是那么远。总认为,清淡的尘缘才会摇曳生香,就如淡淡的友情才可绵长,就如这浅夏的风中,幻化了一袭缥渺的身影,触动了心底的弦。

当浅夏的清风,拂过覆盖在岁月门槛上的苍绿,那些依旧潋滟在心上的绕指柔,便婉转于我的眉间,轻轻一拈,可成诗成画。回眸,烟雨柳巷的花海里,初见的芬芳,依旧是山水清欢的通透,总觉得,缘分真的是很奇妙,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便成就了一场传奇。一直认为,好的爱情,便是与一个人同思一处景,同入一个梦,无论生命多寂寥,也会有一抹温暖,在心底流淌,想起,便妥贴安稳;好的生活,不是简单的爱着一个人,过着一天好似一天的生活,而是这个人,他微笑着看着你,从心里懂你。

如水,静静地穿越红尘。有一种走过,没有痕迹。

相识的日子总是染着花香,温润流年,当记忆滑过褪色的时光,一泓情思依然摇曳红尘。轻轻回眸,一曲绵音拂走了离愁,相遇的路上,有阳光普照,有色彩斑斓,有幸福落步。人生聚散,因了懂得,一切安好;花开花落,因了懂得皆化诗意。你明了我的故事,我清楚你的悲喜,怀一份懂得,把经年的寂寥心事丢在风里,用晶莹的雨丝串起点滴美好,将细微真情和感动用心收藏,于是,前行路上,每一步都能踏进花开的节奏,每一程都能闻及鸟语花香。风,飞舞在长长的巷道,一汪不了情在心底流淌。

墨香飘荡里,如莲的心事散落在烟波清韵里,化作了一帘幽梦,随风曼舞。红尘如梦,柔情深种,身处异地他乡,我把自己安放在静默的时空里,用凝望拉长相思的月光。在相思的回廊上,用守望的姿势托起轮回里的悸动,让每一个思念的日子,柔情满溢,初心依旧。如今,所有关于你的风景都在我心中落座,红尘有爱,倍感幸福。对着天涯,轻轻道一声:“你若安好,便是晴天”。这个夏天,我会牵着风的衣角,独自清欢。为你,我愿,如莲花开,临风摇曳。这个季节,有美景入眸,有蝉鸣入耳。

我知道,无论低眉,还是仰首,只要删繁从简,一身轻装,随行的都将是岁月流芳;无论相聚,还是离别,只要心驻明媚,心装纯净,途经都将是花开时光;无论白日,还是黑夜,只要心有善念,心染花香,落地的都将是旖旎诗行。你是我今生的温暖。有你的岁月,落步不再哀伤。每日每夜,千年轮回。盼只盼,烟水之湄,不再空了等待。且行且珍惜,让我们一路聆听花开,看岁月静好。但愿,爱的路上,一直有你,有我,赏一路美景,踏一路芬芳。

岁月依然静好,倾心相遇,今生缘起。依恋之情,若落花如流水。回眸时,那安然,是一朵花对另一朵花的微笑,而我,只在光阴里想念着。只为你那一抹幽深的回眸,落眉间那一曲一曲的思念。一个人的时光,总想寻一份心心念念的净土,让思想的羽翼,随着阳光和泥土的芬芳无限伸展,华丽清寂和优雅的孤独着。我在花下饮茶,光阴便是含香的,在原野里散步,心便是开阔的。日子的守候里,总有一份快乐与恬静,穿透心海,总有一份记忆,温暖心扉,不求所有的日子都阳光,只愿每天都温暖。

石家庄专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云南那里医院治疗癫痫病
渭南哪家医院看癫痫更好

友情链接:

公道合理网 | 春奈有美 | 芭比之美人鱼传说 | 大清同治粉彩瓷器 | 平板电脑看图软件 | 茅山后裔结局 | 你不像她南拳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