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值得买网址 >> 正文

【百味】前生今世之情人笺(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踏青,情兮怨兮

大清,扬州城外,三月阳光从碧空洒下,和暖的小风柔柔吹起,泥土飘香,杨柳吐绿,青草青青,此时花开正好,是郊游踏青的最好时节,于是,官道上便时时传来哒哒的马蹄声音,打破以往的寂静。

这时,一个缓缓的有点凄凉的声音从路的尽头传来:树下秋虫私语,月淡人影依稀,纱灯摇碎亭下水,星光点点半池,花影乱,情兮怨兮,晨露染罗衣……

吟出这首诗的少年穿一身淡青色衣衫缓缓走来,少年手持书笺走路有些歪斜,这时还不时举起酒酝喝一大口,嘴巴里隐隐发出一些涩涩的笑,他就是在年前秋试落选的伊男,还有身后和他形影不离的那条大黄狗。

伊男本来不是扬州人,秋试归来,伊男站在船头,突然从上面漂下一叶镶着花瓣的粉色书笺,捞起来,却发现是一片情人笺,只是书笺上面字迹清秀,诗文委婉缠绵,如叹如诉,瞬间让人想到一位深阁之中的妙龄少女秋夜难眠,独自一人在花园中轻吟浅唱的情形,伊男对书笺顿然动情,决定一睹少女真容,于是他弃舟上岸,沿着水流一路寻到扬州城里——好一个痴情少年,让人不禁生出无限神往和怜惜之情!

伊男没有找到线索,于是便在扬州城内寻一家僻静的客栈住下,每天以诗文会友,时间久了,也认识了不少扬州的诗人和文豪,只是没有人认识那叶情人笺的主人,然而伊男没有放弃,在扬州城一下就住了三个多月。

开始时候,伊男寄宿的客栈每天都有人拜访,吟诗作对的声音从来没有停止过。然而,伊男毕竟是一个过客,他带来的盘费很快就花差不多了,别人劝他放弃寻找,可是伊男总是感觉心里好像被抽掉一条筋似的难受,此生不见,怕是再也难以见到了。于是他便换了一家便宜的客栈,以在大街上帮人写书信维持生活,文友们也渐渐不再理他,后来一只流浪的大黄狗赖在房间不肯离开,伊男收留了它,人和狗相依为伴,房间里才慢慢多了一些乐趣。

伊男的名声越来越大,然而他写字有一个规律,就是富人贵人,哪怕是官府的人,只要上门求字,一幅字最少一两银子,而平民求他写书写信,随便给,十文八文不嫌少,一串两串也不嫌多,如果实在拿不出来钱,便分文不收,时间不久,他的生意很快兴旺起来,却不知道扬州城几个有名的大书院却恨他恨的要死,几次聚到一起商量怎么对付他,然而伊男不只文采非凡,而且从小习武,功夫奇高,这次秋试他要考的便是文武举人,所以那些人拿他也没办法。

春节将近,无数人来求伊男写春联,生意无比红火,就在这时,一辆受惊的马车直直的朝着摊位跑来,所有人都吓傻了,大黄狗从后面跳起把伊男扑倒,然后跳到路中间狂叫,马车慢慢停下来,受惊的马站在那里喘息发抖。马车离开之后,人们都怀疑那辆马车是扬州书院雇的人,因为看起来特眼熟,可是又没有证据,也不能上官府告状,他们只好提醒伊男日后小心,谁也想不出来更好的办法。

官道上,伊男慢慢走来,他喝一口酒然后对着书笺看:“花影乱,情兮怨兮,凝露湿罗衣,好诗,好诗,呵呵,好诗好酒好风景,此春不游非少年啊!”

“公子留步!”

伊男转身看,原来路边有一个算命的卦摊,说话的正是坐在草地上的那个长了一脸黄胡须的道人,于是匆忙转身施礼。

“这位道长,叫在下有事吗?”

道人站起来对伊男微笑:“公子可否占卜一卦,贫道愿送你几句真言。”

伊男轻笑:“呵呵,我命在天,何必自寻烦恼呢。”

“不知公子手中之物可是情人笺?”道人看一眼伊男拿着书笺缓缓问。

“正是,道长怎么知道?”

道人突然摇头叹息:“唉,有缘无分,有缘无分啊……”

伊男大惊:“道长,难道你知道这情人笺的来历?怎么说有缘无分?”

道人继续摇头:“呵呵,这个缘分,只怕公子你高攀不起啊,贫道言尽于此。”

伊男再次施礼恳求:“请道长指点。”

想不到道人却匆忙收拾算命摊,只是抬起头看着伊男小声说:“公子,身外之物不可求,放手吧,免得惹祸上身。”

伊男皱一下眉毛,道人的话越来越听不懂了。

道人似乎也看出了伊男和心思,只是轻轻摇头叹息:“天机啊,天机不可泄露……”

看着道人离开的背影,伊男轻声苦笑:“呵呵,故弄玄虚,大黄,咱们走咯,免得浪费了这么好的春光!”

伊男喝一口酒,一边欣赏路边的风景一边往郊外走去。

春色无限好,花开正浓时,于是,游春踏青的不只是文人墨客,也有显贵达人和深闺少女,告别懒懒的冬天,开始紧张的生活,春游,确实是一个无比重要的开始,古书说“夫万物生于春,长于夏,收于秋,藏于冬,则此四时阴阳者,万物之根本也”,很有道理呢,现代人不是也有一年之机在于春的说法嘛,呵呵。

就在道人离开后不久,一个马队和伊男擦身而过,在马队中间在一辆华丽丽的小马车,车帘挑起,一个差不多十六岁的清纯女孩看着外面的风景现出一脸笑意。

伊男匆忙躲到路边,然而大黄狗却因为年前被马车吓怕了,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一道金黄色的光线便瞬间射向中间,马惊,那个本来无比温顺的动物突然跳起来往路边的树丛里冲去,马叫之声和众人的呼喝之声响起,片刻之后,马车被一块巨石撞成碎片,女孩瞬间从里面飞出,这时她早已秀发凌乱,嫩绿色的衣裙也被树枝划破,露出里面绣了几朵荷花的粉色兜肚,然而这时她早就已经顾不上这些了,整个人无比痛苦的倒在地上呻吟。

2.此仇,不报非男人

女孩从马车里面飞出摔倒在地上,人们吓呆片刻便追过去检查她的伤势,还有十几个人哗的包围了伊男防备他逃走,一个有点像领头的家奴鼓着一双三角眼站在人群中大叫:

“快,快抓住那条狗活活打死,这个穷书生,带回去请程大人发落!”

再次凌乱,片刻之后几个人就把大黄狗抓回来了,它可怜兮兮的看着伊男唔唔低叫,伊男从刚才的凌乱中瞬间反应过来,匆忙施礼。

“大哥,差大哥,冲撞小姐的马车是学生的错,大黄对学生有过救命之恩,只是而且护主心切无意冒犯,求你们网开一面,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要打要罚,任凭你们发落,求你们……”

“呵呵,”那个领头的家奴一脸狞笑看着伊男,“穷书生,你说的简单啊,任打任罚?你知道你冲撞了谁的车马,这是知府程大人的三小姐程雪姑娘,如果小姐有什么不测,搭上你的脑袋也担不起这个罪责!”

伊男再次惊呆,片刻之后他一脸痛苦的跪到地上:“大人,求你们饶过大黄,学生愿意作生命抵罪,只是求你们放过大黄!”

“好了,少废话,我先去看小姐!”

家奴转身走到程雪前面,这时程雪已经被丫环和其他家奴扶起来坐到路边,也许是被吓的吧,这时候她除了哭其他什么也不会了。

家奴走过去施礼问道:“小姐伤势怎么样?”

丫环匆忙解开程雪的鞋子给家奴看:“总管,姑娘的脚伤势很重,需要速度因回府医治。”

家奴脸色阴暗,过了很久才微微点头说:“好,把穷书生带回府交给大人处置,来人,先把那条狗给我打死,免得再生枝节!”

程雪哭的脸上全是眼泪,让人看了顿生怜惜之情,然而,大黄不只是对伊男有救命之恩,也是和他相衣为命的伙伴,是他留在扬州寻找情人笺主人的信心,几乎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所以不得不救,这时听着大黄凄惨无比的叫声,伊男的心都要碎了,他不禁爬到程雪前面差点哭出声音。

“小姐,求小姐放过大黄,学生愿意以命相抵!”

然而不管怎么说,程雪也许她是真的被吓傻了,这时他根本听不到别人说话,只是躲到石头后面哭,大黄的声音越来越弱,伊男仰起脸,眼睛慢慢溢出两颗泪滴从脸上滑下。

最后,大黄死了,伊男像是被抽掉了全身骨头软软的坐到地上,家奴们的叫声也似乎和他隔了一个世界。

家奴们打死大黄便匆忙回来,总管瞪起三角眼看着伊男缓缓说:“快带小姐回府,这个穷书生你们给我看好了,如果让他逃走,打断你们的腿!”

所有家奴都吓的匆忙答应,这时程雪似乎也不像开始那样害怕了,她仰起脸看着伊男,脸上闪过一丝奇怪的表情,然后瞬间又恢复到以前那种可怜兮兮的样子,直到有家奴来扶她。

“那个男人……让他走……”程雪胸口剧烈起伏,断续半天才说出来一句话。

“小姐,不行,如果大人怪罪,我们可担不起这么大的罪责啊。”

“我是说叫他滚,有多远就滚多远我再也不想见到他,听不懂人说话吗你们?”程雪气极大叫。

“好好,遵命,这奴才这就让他滚。”总管匆忙直起身体对伊男吼叫,“你,走吧。”

伊男似乎没有听到说话,他只是傻傻的坐在那里,大黄没了,就这样片刻时间,说没就没了,这事搁谁身上也禁不起这样的打击。直到丫环走过来踢他一脚。

“喂,穷书生你傻了吗,我家姑娘让你滚呢,你没耳朵聋了吗?”

伊男抬起脸看下着丫环摇头然后又点头:“好,滚,我滚……”

伊男费了好大力气才站起来,然后回头看一眼早就没有了生命的大黄,他才无力的走到路边躲开,直到家奴们有人扶程雪上马,有人收拾了马车碎片离开,他才抱起大黄直直的看着离开的人群,刚才他哀求程雪放过大黄时,她的表情一直在眼前闪过。

“此仇,不报非男人……”

伊男无力甩过身后的发辫低低的从喉咙深处挤出那句一话,有几节干枯的树枝从上面落下,下一秒,无声的塞进他的头发里面。

3.今世,抓紧你的手

在一个风清日暖的下午,伊男把大黄安葬在一个对着小溪和阳光的地方,接下来的十多天,他只是喝酒练功,不再到街上做生意了。他很纠结到底要不要报仇,第一是那次确实是他错了,再怎么说也是大黄先冲的人家马车,才害人家受伤。第二,每次想到程雪那张可怜兮兮的脸,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忍。然而,这次秋试,本来他的文才和武功超过了很多人,可就是因为他不小心惹到了主考大人,不只没有得到名次,而且还差点丢了命,所以他恨死了官府,所以他相信,程雪是程雪,程知府不一定是好人,而且程雪到底是官府小姐,这时候你看她可怜兮兮,没准什么时候会突然像小老虎一样对你露出尖厉的牙齿呢!

虽然心里很凌乱,然而伊男还是每天出去探听知府的行踪。没过几天他便得到了重要消息,那就是知府大人要带着家眷回老家祭祖,而且,还会在路上经过盗匪出没的鸡脚山。

天大的消息!伊男立马结帐退房,那天晚上便收拾了东西往鸡脚山赶去。

来到鸡脚山,伊男也没有闲着,一连三天,他走遍了所有山路,不只观察清楚了地形,而且还探清了各路盗匪的活动规律,这才找到一个无比隐秘的山洞住下来,这天正好是程知府回家祭祖的时间,伊男啃几口带来的干粮,然后喝够了山泉水,便藏到悬崖边一块凶险的巨石后面等着。

程知府回家祭祖的车队很壮大也很华丽,百十人的卫兵护队在前面走过,接下来便是各种仪仗队和马队,再后面是几辆华丽丽的马车,第一辆是知府程大人和夫人的专属马车,是一辆暗红色的大马车,接下来是大小姐的车,很华丽,而且也多了些闺房特色,最后才是二小姐程雪的小马车,这辆马车很小巧也很可爱,隐隐还有一点点俏皮的感觉,因为那是程雪自己设计的,所以她喜欢,最后便是跟在后面的家奴和下人还有厨师什么的那些人,整个马队,看起来最少也得有一两百人。

马队走到悬崖前面便停下来休息,卫队长挨个检查士兵,然后大叫。

“大家听好了,前面便是鸡脚山最凶险的悬崖,也是盗匪最容易出现的地方,你都给我精神点,天黑之前翻过鸡脚山,听到没有?”

“是!”所有人整齐答应。

接下来下人们捡来树枝,几个厨师匆忙垒起灶台做饭,寂静的山路上瞬间变得无比喧闹。

马队走上悬崖的时候,正是中午两点时间,强烈的阳光直接照到士兵脸上,直接晃到人们眯起眼睛,很多人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就在这时,突然无数石块从上面滚下,不少士兵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把一条生命丢到了这条山路上,接下来石头越来越多,直接切断了护队和后面车队之间的路,护卫长指挥士兵拼命搬开石块查看车队时,后面的的人早已经变得凌乱不堪了。

总管大人匆忙跑到程知府前面低声说:“程大人,劫匪来的快去的快,我们也摸不清他们的来路!”

程知府气极大叫:“这些劫匪真是无法无天,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打劫朝廷命官,反了,简直是反了,总管,你去清点一下,看有没有丢失财物,郎中,郎中呢,快为伤者疗伤,天黑之前必须通过鸡脚山!”

所有人一片忙乱,片刻之后,丫环突然喘息着歪斜跑过来大哭:“老爷,不好了,二小姐不见了!”

“什么,你、你说什么?”知府程大人瞬间傻到那里。

丫环喘息一会在小声抽泣着说出了事情经过,原来,就在石块落下的那个瞬间,一个黑影快速飘到她前面,她一脸惊慌仰起脸看时,黑影只用一招就把她击昏了,再次醒来,二小姐和雪早就消失的不见人影了。

癫痫病症状有哪些特征
癫痫病能用中药治疗好吗
睡眠性癫痫可自愈吗

友情链接:

公道合理网 | 春奈有美 | 芭比之美人鱼传说 | 大清同治粉彩瓷器 | 平板电脑看图软件 | 茅山后裔结局 | 你不像她南拳妈妈